江同导航

男男同性耽美小说之《大叔受VS年轻攻》的故事 第92部分

14

贺云峰脸色未变,但心却在狂跳,他现在也不能出声,更加不能轻举妄动,他连咽唾沫的动作都停止了,他屏息而视。

看到那人影越走越近,贺云峰的眼神也开始轻轻的晃动……

怎么办……

要来了……

贺云峰假装什么都没看到,往着屋子里缓慢地走了两步,往后退了两步,那人影立刻就不动了,就在此时贺东不出来了。

“你怎么了?”贺东疑惑地看向贺云峰,看到贺云峰脸色有些难看,他立刻就知道出了问题了,他不着痕迹的撇了地上一眼……

隐约看到一个人影,站在他们不远处,那个人没有动,可是过了一会儿,两人同时听到那长长的斧头划动地面的声音。

贺云峰假装没听到,他让贺东去把宝宝给抱出来,贺东刚走出房间那个人就开始动了,拖着斧头直接过来了。

两人想走也走不了,那个拿着斧头的人直接把斧头砸了过来,然后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:“把孩子给我放下。”

那斧头扔进了屋里……

掉在了地上……

房间里实在太昏暗了,没有砸中,不过贺云峰看到那个人头戴着一个眼熟的鬼头套,他心下立刻猛然狂跳了几下。

是阿六!

贺东想抱着宝宝离开,可是阿六长腿一伸,自然而然的踩在了墙上,稳稳的挡住了贺东的去路:“都说了,不能走。”

阿六整个人都逆着光,那逆光的暗影使得他看上去有些鬼魅……

他的声音听上去很闷,因为戴着头套的关系完全听不出他原本的声音,可以清楚的知道阿六现在非常的不高兴。

贺云峰觉得这个人很危险。

他还记得一年前阿六在岛上还抱过他,而且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,是他第六个儿子,这让贺云峰有些不舒服。

他没有第六个儿子。

“阿六,你到底想做什么,”贺云峰拦在了曹东的面前,他觉得这个阿六似乎没那么简单,虽然是他儿子……

可是……

却从来不给他看样子

“这么快就找到了,真不好玩。”阿六似乎在抱怨贺东的动作太快,但是他的声音却显得很是阴沉,让人发寒。

阿六放下了腿,示意让贺东把孩子给他。

“我不会给你的。”贺东眼眸里的浮光没有丝毫晃动,他抱着宝宝不着痕迹的退了几步,“想要就自己来抢。”

贺云峰挪动了步子,稳稳地挡在贺东的面前:“你把宝宝还给我,我就可以当作什么事没发生过。”他给出了条件。

贺东和阿六都愣住了。

这么好的条件。

挺诱人。

就在——

眨眼间。

阿六走近了贺云峰,他伸手摸了摸贺云峰的手臂:“不行。”他有些遗憾的说话,几乎是一把抓过了贺东怀里的宝宝……

“你……”

贺东还没说完,宝宝就被抢走了。

贺云峰也没反应过来。

阿六的动作很快,而且很稳,他担心宝宝有没有伤到,可是阿六抱着宝宝对贺云峰说:“放心,没伤到孩子。”

“你把孩子还给我。”贺云峰很担心宝宝的安慰,他也不能随便轻举妄动。

阿六连连地往后退……

阿六退了两步,摇头拒绝了贺云峰:“说过不行,就是不行。”他掏出了枪,指着他们并且让两人后退,不许跟着他来。

然后。

阿六缓慢地退出了公屋……

咣啷一声巨响。

沉重的铁门合上了,随即就响起了锁门的声音。

贺云峰和贺东都被关在里面,没有武器不能硬拼,随着脚步声的远去贺云峰也知道今天抢不回宝宝了。

宝宝就这样在贺云峰的眼皮子底下,被阿六直接给带走了,贺云峰不妥地皱起了眉头。

这里房子里没有灯,而且窗户都被木板封死了,根本就出不去,到处都很脏乱,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,贺云峰走到里面,发现宝宝之后睡的床是干净的,而且还特意弄了柔软的床单,就凭着一点他暂时可以放心了。

不过宝宝不在他身边,他始终都是担心,毕竟宝宝从小都没有离开过他,也不知道习不习惯。

而且。

阿六竟然把宝宝带到这种地方来,无论如何贺云峰都是生气的,只不过现在知道了拐走宝宝的人是谁,他也安心点了。

阿六一定还会再找他的……

贺云峰见贺东站在他面前,他让贺东坐下先休息休息:“你也累了,这阵子你又要上班,又要替我找人,一定很幸苦。”

终于良心发现了。

“你不用太担心,那个人看起来并不像想伤害宝宝。”贺东坐在他的身边,他早在第一时间就打电话让人过来给他们开门……

“宝宝不在我身边我始终不放心。”让他怎么能安稳。

他错过一次。

不能再错第二次。

不过。

贺云峰并没有告诉贺东这个孩子的来历,贺东也从来也没有问过他,反正他让贺东办事,通常贺东也不会乱问。

贺东很听话。

想到贺东今天第一时间通知他,他还是很高兴的,这说明贺东把他的事情放在了心上,并不是在敷衍他。

. “过不了多久,就会有人过来给我们开门了。”贺东低声的说完,伸手拦住了贺云峰的腰,“待会儿阿林就过来了。”

阿林……

又是阿林……

虽然不太喜欢听到这个名字,不过贺云峰也不会太刻意的去在意阿林的存在:“你什么时候让阿林过来的?”

“刚才我打电话给他,让他过来给我们开门。”贺东老实的说了心里的话,他平静的语气很自然,“其他人我不放心。”

就阿林……

他放心……

贺云峰坐在干净的被子上,缓慢慢地眨动着双眸:“让他进来看我出丑?”他本来是想说“那他为什么这么慢”,可是说出口就完全变了。

他沉默了。

竟然说出这种话。

贺东肯定又会以为他嫉妒阿林,贺云峰闷声不响的不说话了,过了一会儿才感觉到贺东小心的抓住了他的手。

很轻。

很慢。

完全不着急。

那动作浑然天成,自然而流畅……

就好像在用手心的的温度安慰贺云峰的心情的一样,那暖意一点点的灌注进贺云峰的心里,贺云峰抬头看他……

贺东却侧着头看着别处,似乎在观察着窗外的动静。

很谨慎。

贺云峰轻轻地动了动手指,贺东就感觉到了,回过头看他:“云爷,我觉得你上次跟我说过,让我‘下次’。”

他平静而低声的提醒着贺云峰上次在电梯里说的那些话,他觉得上次贺云峰跟他说,下次再找他,而此刻正是“下次”。

经过贺东的提醒,贺云峰立刻就想起了自己上次说的话:“我上次说‘下次’,不代表是这一次。”他想收回手……

可是却被抓紧了……

贺东抓着他的手不放,他打着贺云峰的手,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贺云峰总是感觉到自己的手背,似有似无的摩擦着贺东。

“云爷,阿林不会这么快过来的,从东区过来至少要一两个小时。”贺东似乎在提醒他要抓紧时间,贺东抓紧了他的手。

贺云峰听到贺东的声音就好像入了魔一样,他懒懒地抬起眼看向了贺东,看到贺东低着头安静地看他,那目光充满了贺云峰所熟悉的期待。

“云爷。”贺东低声唤他,“你不喜欢我吗?”那声音很小,问得也没底气。

但是。

此刻……

贺东的眼神却让贺云峰意外的觉得,贺东其实很多事情都知道,都明自。

只不过。

不善于向他要求,永远都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,看到贺东那期盼的哏神。

贺云峰有些心软了。

贺东低着头看他:“云爷,不用勉强。”贺东想啦开他的手。

“你怎么……”

“快点。”贺东催促他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他就感觉到贺东亲了他的脸颊一下,然后贺东又凑近他的唇角,轻轻的吻了他的嘴角,就是这很轻的亲亲却使得贺云峰心情变得复杂。

“阿林快来了。”贺云峰让他不要再乱来了,而且他们还没脱险,还要等人来救。

两人靠得很近。

气息交融着。

贺东轻轻地替贺云峰擦嘴:“来了就来了。”他说得很轻巧……

此时。

外面传来一阵撬门的声音,打断了两人的对视与进一步的动作,然后就直接听到“砰”地一声门被人踹开了。

很快就听到有人进来的脚步声,阿林进来了。

阿林进来之后立刻就走到贺东身边问长问短的,然后贺云峰就直接出了门,贺东他们也很快就跟着走出了公屋。

“你要不要紧?有没有受伤?快过来让我看看。”阿林拉着贺东很担心地看了看,阿林身上穿着礼服,看起来很帅气。

不过。

那脸上更多的是漂亮与英气,越来越有男人味了,出国深造的就是不一样……

就连说话也不像以前那么唯唯诺诺了。

现在阿林是有了自信,说话自然是底气够足。

“我没事,我陪云爷过来找那个孩子,你怎么来得那么慢?”贺东跟阿林说话的语气很随意,并不像对他那么恭恭敬敬。

贺云峰缓慢地走在前面,他们的车藏在隐蔽的地方,贺云峰有些记不住了。

他想问贺东,却听到阿林在跟贺东说话:“之前在参加酒会,接到你电话,我就直接过来。”他的声音明显放轻了,而且还在笑,笑的有点暧昧。

贺东动了动唇似乎想说点什么,可是贺云峰却抢先开口,他懒声的命令贺东:“去拿车。”

“是,云爷。”贺东立刻就恭敬的去拿车了,贺云峰和阿林就站在原地等着。

贺云峰目不斜视地看着贺东离去的地方,他没有心情搭理阿林,但阿林却走到他面前,侧身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他的目光悠荡荡,慢吞吞的落在阿林的脸上,这个人比以前更好看了。

穿着礼服,没有一点以前的微弱样子,完美的脱变了一般,让贺云峰觉得惊艳。

“云爷,上次看到你,没来得及跟你打括呼。”阿林主动开口跟他说话。

而且。

还缓慢的靠近了他一步,这使得贺云峰的注意力都被牵引了,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……

“嗯。”贺云峰慢悠悠地应声。

算阿林还有点礼貌,知道给长辈问安。

“云爷,我和贺东在一起,你不会反对的吧?”阿林开门见山的征求贺云峰的意见,没有听到贺云峰的回答,他又继续自言自话的感叹,“贺东对我非常好,他还拿钱供我读书,现在我回来了,我也是应该好好报答他。”

“……”贺云峰没有出声。

但阿林说的话,他都听得在耳朵里。

“云爷,你也是过来人,感情的事是勉强不得的,贺东是你儿子,你何必抓着他不放。”阿林说话非常的直接,简直是一针见血,“更何况贺东也很喜欢我。”

贺云峰站着没动,也不知道有没有再听,他的目光从阿林的脸上撇开……

看向贺东之前离去的地方,他不急不燥的等待着车来。

“云爷,你也不想贺东被人说成是变态吧。”阿林见贺云峰不理睬他,他变得有些口不择言,不过看到贺云峰转过头看他,他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。

贺云峰缓慢地往前走了两步,他懒懒地动了动唇:“这些事情你不用再我耳边强调。”他不想听……

如果不是看在阿林和贺东很重要的朋友份上,贺云峰不会回答他半个字。

也不会搭理他。

更不会这么有耐心的听阿林在这里说这些让他不舒服的话,他知道阿林还想说,可是他不想听着,就干脆往贺东离去的地方慢慢走,可是阿林却跟着他。

“云爷,贺东的床上功夫很好,是吗?”阿林拦住了他,似乎今天非要把话说清楚,“让你欲罢不能,是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阿林当即就否定了贺云峰的说话:“敢做还怕承认,老安告诉你好了,我已经试过了。”阿林笑得很得意……

贺云峰知道阿林是什么时候,这话里的意识分明就是说他们已经做过了,贺云峰只觉得心在收紧,嘴里满是苦涩。

这时。

他听到车子驶来的声音,他很有耐心,也不喜欢争辩。

“我回来的连两个月天天都陪着贺东,而且我们天天都做,贺东也请了两个月的假陪我。”

阿林一边回忆,一连不忘说给贺云峰听,“我们天天都腻在一起,我也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迷恋贺东,但是你能为他做的我也可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甚至比你做得更多。”阿林在向贺云峰表明态度,因为现在有贺东给他撑腰,就算贺云峰也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
贺云峰也知遵,如果他现在要对阿林做点什么,贺东一定会阻挠,甚至还会责怪和埋怨他的,他为了儿子不能动阿林。

“如果贺东问起我,就说我先走了。”贺云峰懒得听他说话了,阿林倒是很高兴的耒示不送了,贺云峰没有等贺东开车过来,他自己走捷径离开的。

这是最好的办法。

他不想和他们待在一个车里,他要看着贺东和阿林卿卿我我,他宁愿走路回去,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能稳多久。

人心总是肉做的,被狠狠地踩过之后,自然是会觉得痛。

他也可以感觉到贺东和阿林之间的那种亲密,而不是跟贺东跟他之间的这种拘谨和约束,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回不回,出不出现似乎结果都一样了。

他平时不怎么走路,可是今天走了很久,他回家的时候早已经是一身大汗了,家里一个人都没有,空荡荡……

连宝宝也不在了……

他的心就好像空了一样,过了这么久,他做了这么多,到头来还是一个人,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,他的儿子们都离他很近,可是心却隔得很远,浮华的过后剩下的也只有孤独,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无力的事实,也许是他年轻的时候做了太多坏事。

现在报应来了。

今天阿林的话让他很不舒服,他不知道贺东到底把他看成什么,既然已经和阿林在一起了,还要他为其做那种事。

他甚至有种感觉……

贺东很瞧不起他,他记得当初贺东问过他,他的第一次是不是给贺东的,他当时很明确的告诉过贺东不是。

这说明了什么,也很清楚了。

他自己也是男人,他也会明自那种感觉到,甚至会觉得他滥交,毕竟当初贺云峰那些照片被贺东看过了。

虽然贺东平时不说,贺云峰觉得贺东心里肯定有些想法,以前贺东小时候不高兴也总是不会说出来,但是……

那种回忆起今晚他在替贺东用手和嘴做的时候,贺东问他是不是经常做这种事就可以看出,贺东己径不在乎他了。

也可以看出他在贺东心里的地位到底有多糟糕,反而言之贺东竟然把找宝宝的事情告诉了阿林,这也说明了贺东对阿林有多信任。

贺云峰为这件事情思考了好几天,阿林的话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,阿林和贺东的上床的场景,也在他脑海里模拟。

他疲惫的叹气不下十几次,虽然那声音很轻,但却很缓长,他在想阿林的话……

感情的事不能勉强……

他也不想让贺东被人职责是变态……

我和贺东……

那些话时不时的就在他脑海里响起,好像在警告他一样,他让人给贺东打了一个电话,让贺东不用管宝宝了。

因为贺东也很忙,那天阿林也暗示过他了,他也没理由再抓着贺东不放的,儿子长大了,他关也关不住的。

以前贺东年纪小什么都听他的,但不代表都会听他的。

贺云峰让下属也不要再找了,让那些负责找宝宝的人都回去该做什么做什么,他只留了两个人手继续寻找宝宝。

这几天,外面天天都在下面,贺云峰一直没有出门,他每天都坐在电话旁边等电话,因为他知道阿六一定会找他的。

贺云峰拒绝了所有的邀约,也拒绝了所有人登门拜访,他不出去见人,也不见任何人,他等了一周之后终于等到了电话。

这周。

家里的电话也只响过过一次……

贺云峰拿起了听筒,放在耳边安静的等待对方说话,他没有开口,在等对方开口,电话那头可以听到嘈杂的大雨声。

很显然。

是在外面的电话亭里打的……

“是我。”对方的声音很低,也很小,听上去有些落寞。

贺云峰立刻就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是贺东,他没想到贺东会打电话过来,因为他之前跟下属说了,让贺东没事就不要打电话过来。

贺云峰抽烟的动作顿住了,他舒服的躺在沙发上,缓慢的动了动唇:“有事?”他的声音异常的轻缓,听上去有些无力。

“没事。”贺东平静的嗓音与那嘈杂的雨声交杂在一起,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贺云峰拿着电话没有说话,就安静的听着贺东轻微的呼吸声,贺东也不说话,长时间的沉默过后,还是沉默……

他们已经到了没话可说的地步了。

贺云峰犹豫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缓缓地挂断了电话,他若有所思地抽着烟,他抽得很大口,吸得很久吐得很慢。

但很快。

电话又响了。

贺云峰还是接了电话,他还是听到贺东的声音,这次贺东只沉默了一会儿,就开口对他说:“我想见你 ……”

贺云峰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所有的动作都停顿了。

贺东说了想见他……

贺云峰却拒绝了:“我还有事没办完,改天好了。”他口中的“改天”也不知道是多久。

“我想见你……”贺东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,隐约可以听出贺东似乎喝了点酒,但声音话气还是一如既住的恭敬。

贺云峰纵使多想答应贺东,可是他还是说:“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就行了,不用非得见面,而且我等一下还要忙。”

他很闲。

根本就没事做。

他这么说,只是想贺东不要再找他了,他不知道见了贺东之后,能够保持多久的风度,他也不知道贺东是怎么看他的。

会不会也像秦炎那么嫌弃他脏?

也像敖洋觉得他是人尽可夫?

贺云峰心里已经隐隐的有答案了,听到电话那头没有了贺东的声音,贺云峰对儿子说:“如果没事的话,我就挂了。”

“……’

“还有,最近都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。”贺云峰无力地拉了拉身上单薄的被单,听到电话那边的雨声很大,也没人说话。

他就挂了。

可是。

在挂断前他听到贺东很小声地说了:“我很想你。”贺东的声音有些单薄,但是贺云峰还是把电话给挂断了。

当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,贺云峰没有接,而是响了很久之后才接起:“还有什么话没说完?”还想说的……

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:“我还没开始说,你就这么不耐烦。”电话那头传来闷闷的声音,这次是阿六。

贺云峰问他把宝宝藏哪里了,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。

可是。

阿六却说:“今天打电话来只是跟你说宝宝很平安,我暂时不会对他做什么,我听说你有一批货要上岸了。”

又是货……

阿六还没提要求贺云峰就明白了:“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。”要多少都没有问题,只要把他唯一的亲人还给他。

“我不要货,货拿在手里不要销,我要现金。”阿六很高兴,还是问他,“好不好?”似乎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。

“好。”贺云峰答应了他。

贺云峰问他要多少现金,他好去准备,但是前提是要宝宝平安。

这显然是绑票……


提示:键盘也能翻页,试试"← →"键
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 - 江同导航,江同聊天室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gaineycorp.com/d/46.html

标签: #男男同性#耽美小说